从当前A股外资持股占比较高的行业和个股特征来看

【张一山观战CBA】

外資資金構成視角:主動占絕對主導,指數權重影響有限

我們認為A股納入因子再度提升或需2-4年,“可投資性”改善進度是關鍵變量;從主被動資金構成、外資持股占比、外資配置A股的短中長期邏輯三個視角來看,入摩進程暫緩無礙外資進場,外資凈流入中樞將穩步抬升,外資持股占比或加速提升;從台韓外資行業配置變遷來看,外資偏好外在切換,但內涵穩定,外資未來佈局A股是繼續向“白馬”集中籌碼還是往低配板塊輪動,取決於“白馬”龍頭能否“恆強”,低配板塊龍頭能否“崛起”。把握兩條主線:1)龍頭整合力高、盈利能力強、國際競爭力強的競爭性產業,2)盈利能力強的國企主導型寡頭/壟斷產業,以不變應萬變。

對A股的啟示:推演外資風格切勿“刻舟求劍”

主流理論認為,股票指數作為基準指數應當滿足三個條件:

A股國際化步入深水區,白馬恆強or風格收斂?

從當前A股外資持股占比較高的行業和個股來看,外資整體配置風格與台韓在世紀初的情況類似。外資未來重點佈局的方向到底是延續家電、食飲等白馬風格,還是向當前低配板塊輪動,根本上取決於1)競爭性產業中,誰能繼續整合國內市場、提升盈利能力、擴大國際競爭力,2)國企主導型壟斷/寡頭產業,能否在本輪供給側國企混改中提升經營效率、將壟斷優勢“變現”為盈利能力。把握這兩條主線,尋找未來外資重點佈局的A股資產,以不變應萬變。

1999-2004年間,韓國市場整體外資持股占比從17%提升至37%,此後外資持股達到飽和並小幅回落。在1999—2004年間,汽車、通信、煙草外資持股占比提升速度最快。公用事業外持股占比提升速度慢於市場整體。外資重點佈局的組合由“IT-公用事業-原材料”轉變為“汽車-IT-通信-煙草”。外資配置的風格與中國臺灣市場類似,即競爭性產業中考慮龍頭市場整合力+龍頭盈利能力+產業國際競爭力→汽車,國企主導型寡頭/壟斷產業中考慮盈利能力→通信/煙草(同時買入速度受到這些特殊行業外資持股比例上限放開的節奏影響)。

台韓外資配置變遷史——外資偏好外在變化,但內涵不變

我們認為,全球風險偏好(VIX)+A股性價比(AH溢價)+相對基本面(中外長端國債利差)對於外資流入A股的短中期波動具有較好的解釋力度。隱含邏輯在於,1)全球風險偏好決定權益資產整體倉位;2)背靠相似的基本面情況下,AH溢價是反映A股短期超漲/超跌的較優指標,而外資視角下AH市場均代表投資中資企業成長性的機會,兩地藍籌標的具有較高的重疊度,雖然亦存在各自市場稀缺性標的,但整體相互替代性強;3)全球配置策略下,各市場間的相對基本面是短期外資主動資金超配/低配的考量因素之一(TAA),全球經濟下行周期超配相對基本面具韌性的市場,經濟上行周期超配相對基本面具彈性的市場。

長期資金流:配置缺口+風險分散價值是A股外資長期持續流入的“軸”

外資偏好外在切換,但內涵穩定

台韓入摩第二程均歷時4年左右,A股未來四年是否也將進入“入摩冷卻期”?我們認為未必。納入節奏根本上取決於A股“可投資性”改善進度,“可投資性”領域的核心是“四大痛點”+外資持股比例上限,難點是對沖工具與綜合賬戶機制。此外,A股入摩節奏短期內亦受中美關係擾動。綜合來看,A股入摩第二程或需2-4年,2021-2023年左右MSCI有望將A股納入因子提升至50%。

短中期內A股外資資金流受風險偏好+性價比+相對基本面驅動。我們在上文中提出,長期資金流以配置缺口+風險分散價值為“軸”,短中期內驅動外資資金流圍繞這個“軸”波動的外在因素並非美元指數的強弱(或新興市場↔發達市場資金雙向流動的邏輯),外資視角下A股呈現非典型新興市場特征。

中美關係是短期擾動6月以來,中美在外貿領域的摩擦逐步向金融領域延伸,中美“金融脫鉤”風險上升:1)6月,對華強硬派參議員Marco Rubio曾致信MSCI首席執行官,質疑MSCI為何大幅提升納入全球指數體系中的A股公司數量,其中包括“實體清單”上的、美方認為缺乏“財務披露、信息透明度”的上市公司;2)9月,據彭博報道,特朗普政府擬限制美國資金對中國的證券投資,考慮的方案包括三種,即將中概股從美國證券交易所除牌、限制美國養老金對中資證券的投資、對中資股在全球指數中的權重設限。我們認為,MSCI因為中美關係壓力而設置權重上限的概率較低,這既不符合其客戶的投資需求,亦對基準指數“規則化”、“透明度”的宗旨形成挑戰;但短期內中美金融摩擦或對MSCI進一步展開提升A股權重的咨詢工作形成掣肘。

外資資金構成視角:主動占絕對主導,指數權重影響有限

資金構成視角:A股入摩進程暫緩並不影響主動資金流入,也不影響被動資金產品的發行與申購,當前追蹤MSCI指數A股成分的資金中,主動資金占比超過80%,入摩進程暫緩對外資整體流入規模影響有限;外資持股占比視角:類比台韓,當前A股外資持股占比處於“四段式”S型曲線中前段,外資持股占比提升速度處於擴張區間。外資配置邏輯視角:長期來看,配置缺口+風險分散價值是外資增持A股的“軸”,決定外資資金流中樞穩步抬升;短中期來看,三大驅動因素(全球風險偏好、A股性價比、相對基本面)決定外資資金流偏離中樞的幅度與節奏。

2) 結算周期較短;當前A股市場採取T+1的資金結算制度,而國際主流市場均採取T+2的資金結算制度,T+2的優越性在於,相比於T+1和T+0,T+2的交易結算制度有助於降低托管機構違規動用資金的風險,相比於T+3,T+2有助於提升交易效率;A股與全球主流結算制度存在差異,可能造成外資投資者交易時點不匹配的計算風險,這對於被動投資者的影響更為顯著;

我們對於長期外資資金流中樞穩步抬升的信心在於:1)從全球來看,主要市場在指數中的權重與該市場的市值份額大體匹配,而A股在指數中的權重顯著低於其市值份額,長期配置缺口閉合的預期會引導長線主動資金增持;2)由於A股國際化程度相對較低,其股價與全球權益市場相關性低,具備較強的風險分散價值,增持A股有助於提升外資評價體系下投資組合的Sharpe ratio等效益指標。從長周期來看,顯著低配市場走向中性配置是全球資產存量再分配的天然動態均衡過程。

短中期資金流:A股是非典型新興市場,關註三大驅動因素

台韓外資配置變遷史——外資偏好外在變化,但內涵不變

韓國外資配置變遷:從“IT-公用事業-原材料”到“汽車-IT-通信/煙草”

風險提示01從台韓經驗看,A股入摩進程是否暫緩?

02入摩進程放緩,是否意味著外資流入下滑?

免責聲明:自媒體綜合提供的內容均源自自媒體,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請聯繫原作者並獲許可。文章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場。若內容涉及投資建議,僅供參考勿作為投資依據。投資有風險,入市需謹慎。

1) 衍生品及風險對沖工具的獲取;當前針對A股指數在內地市場公開交易的衍生品包括指數期權、指數期貨,但僅覆蓋上證50和滬深300,且通過陸股通北向渠道無法參與衍生品交易;

台韓從首度納入至納入因子大幅度提升均歷時4年左右,是否意味著A股入摩第二程亦需4年左右時間?我們認為未必,A股入摩第二程沒有絕對的時間尺度,“可投資性”改善的進度是入摩節奏的關鍵變量,“可投資性”要素的核心在於“四大痛點”+外資持股比例上限,難點在於對沖工具的獲取和綜合有效賬戶機制的建立。中美關係或構成短期擾動因素。綜合來看,A股入摩第二程或需2-4年,2021-2023年左右MSCI有望將A股納入因子提升至50%。

1)規則化:成分股篩選標準、成分股權重確定、價格計算方式、再平衡時點和方式等方面具備完善的規則;

台韓入摩第二程歷時4年左右A股入摩第二程或需2-4年:可投資性是關鍵變量,中美關係是短期擾動

外資持股占比視角:當前A股處於“四段式”S型曲線第二段

中國臺灣外資配置變遷:從“汽車-電子-塑膠”到“電子-通信-水泥”

資金配置邏輯視角:長期看配置缺口+風險分散價值,短中期看三大因素

正文目錄從台韓經驗看,A股入摩進程是否暫緩?

配置缺口和風險分散價值是長期“軸”,三個因素決定短中期幅度與節奏

外資資金流入A股的增量規模來自於三個層面,1)主動資金凈流入;2)被動資金中市場權重提升;3)被動資金產品凈發行與凈申購。A股入摩節奏僅直接影響第二項。根據MSCI於2018年6月披露的數據估算,追蹤MSCI中國A股成分的資金中,主動型資金占85%,被動性資金(包括ETF和非ETF型被動資金)占15%,主動資金占絕對主導的情況下,A股權重提升進度並非主導外資流入節奏的關鍵變量。

未來外資流入呈現“白馬恆強”or“風格收斂”?切勿“刻舟求劍”

5. 未來外資配置A股是否會向當前低配版塊輪動?亦或是繼續買入食品飲料、家電等白馬龍頭?

長期資金流:配置缺口+風險分散價值是A股外資長期持續流入的“軸”

4) 有效綜合賬戶機制的建立;有效綜合賬戶機制(OmnibusAccount Structure)是當前成熟資本市場的主流交易賬戶結構,有效綜合賬戶機制指原始經紀商將旗下多個交易客戶的委托單集中在同一賬戶(有效綜合賬戶)名下傳送至執行經紀商,然後由執行經紀商代表原始經紀商下單。對於外資投資者而言,有效綜合賬戶機制能夠有效地降低其處理外匯購買、語言溝通、各市場監管合規等繁瑣事務的交易成本。

資金配置邏輯視角:長期看配置缺口+風險分散價值,短中期看三大因素

外資持股占比視角:當前A股處於“四段式”S型曲線第二段

從台韓1999年以來的外資分行業持股數據來看,外資持股占比高的行業在不同階段存在切換,這是“外在”變化,但外資配置的風格具有穩定性,即“內涵”不變。外資佈局的方向呈現明顯的二元性:1)龍頭整合力高、盈利能力強、國際競爭力強的競爭性產業,2)盈利能力強的國企主導型寡頭/壟斷產業。

從台韓經驗看,外資持股占比曲線為呈“四段式”S型,前三段斜率逐段增加:1)第一段,即股市對外開放到首次納入指數,台韓外資持股占比年均提升速度分別為0.6/0.2%;2)第二段:即首次納入到完全納入,台韓外資持股占比年均提升速度分別為1.2/1.0%;3)第三段:即完全納入到外資飽和,台韓均用時3年,外資持股占比年均提升速度分別高達2.6/1.4%;4)第四段,即外資持股達到飽和後的穩態階段。類比台韓,當前A股處於“四段式”S型第二段,外資持股占比提升速度(2018年以來年均0.64%)高於第一段(0.14%)且處於擴張區間。

1. 後續A股納入因子再度提升,需等待多久?

從當前A股外資持股占比較高的行業和個股特征來看,外資持股占比與行業龍頭的市占率、龍頭公司的ROE具有較強的正相關性,且外資持股占比最高的家電行業亦具備較強的國際競爭力,反映外資整體配置風格與台韓類似。

外資視角下A股市場是非典型新興市場。以韓國、中國臺灣、印度、巴西、南非五大新興市場為例,外資資金流在短中期內呈現兩個特征:1)新興市場內部存在較強的聯動性,外資流入/流出的節奏/規模具有強正相關性;2)與美元指數呈現強負相關性,美元指數快速走高階段外資流入通常放緩或轉為流出,美元指數快速回落階段外資流入通常擴大。但A股外資資金流呈現完全不同的特征:1)A股外資資金流與其他五大新興市場相關度低;2)A股外資資金流對美元指數的敏感度不高。 我們認為這兩點不同反映外資視角下A股市場與其他新興市場配置思路存在差異,A股是非典型新興市場。

韓國外資配置變遷:從“IT-公用事業-原材料”到“汽車-IT-通信/煙草”

中國臺灣和韓國入摩進程均為“三步走”,1)第一階段,中國臺灣在1996年9月首次納入指數,納入因子為50%,韓國於1992年9月首次納入指數,納入因子為20%;2)第二階段,2000年6月中國臺灣納入因子提升至65%,12月又再度提升至80%,1996年9月韓國納入因子提升至50%;3)第三階段,中國臺灣於2005年9月全部納入指數,韓國於1998年9月全部納入指數。第一階段到第二階段,中國臺灣歷時3年9個月,韓國曆時4年;第二階段到第三階段,中國臺灣歷時5年,韓國曆時2年。

“可投資性”是關鍵變量,核心問題是“四大痛點”+外資持股比例上限

中國臺灣外資配置變遷:從“汽車-電子-塑膠”到“電子-通信-水泥”

11月A股入摩第一階段如期完成,納入因子提升至20%+加入中盤股。部分投資者擔憂,依照台韓入摩歷程,A股納入因子再度提升前需迎來一段“冷卻期”。我們認為,A股入摩第二程沒有絕對的時間尺度,A股“可投資性”改善的進度是納入因子提升快慢的關鍵變量,“可投資性”改善的難點在於對沖工具和綜合有效賬戶機制。中美關係是短期擾動因素。綜合來看,MSCI再度提升A股納入因子或需2-4年,2021-2023年左右MSCI有望將A股納入因子提升至50%。

對A股的啟示:推演外資風格切勿“刻舟求劍”

1999到2008年是中國臺灣外資持股占比提升速度最高的階段,整體外資持股占比從7%提升至26%,此後外資持股達到飽和,在24%—28%這一區間窄幅震蕩。在1999—2008年間,電子(主要包括半導體、其他電子業)、水泥、通信行業的外資持股提升速度最快,而汽車工業外資持股占比下滑。外資行業佈局由90年代末的“汽車-電子-塑膠”轉變為“電子-通信-水泥”。

A股外資資金流與其他新興市場相關度低,且對美元指數敏感度低,表明外資視角下A股市場是非典型新興市場。主動資金流入A股長期的“軸”是A股在全球權益市場的配置缺口+風險分散價值,短中期的驅動因素包括全球風險偏好(VIX)、A股性價比(AH溢價)、相對基本面(中外利差)。長期的“軸”的存在決定A股外資資金流入中樞穩步增加、外資持股占比穩步提升,短中期的三大驅動因素影響外資流入偏離中樞的幅度與節奏。

4. 外資資金流入A股的長期邏輯是什麼?短中期的影響因素又是什麼?

台韓入摩第二程歷時4年左右MSCI通常採用一次性納入的方式,自1988年MSCI新興市場指數成立以來,僅中國臺灣、韓國、中國A股、沙特四個市場採取分步納入的方式。分步納入的考量在於,1)擬納入的市場整體市值較大,一次性納入會對指數結構造成劇烈影響,2)擬納入的市場在外資準入方面存在較強限制,一次性納入會導致外資流動性配額不足→投資者無法精準追蹤指數,因此納入的進度必須與外資流入配額、外資持股比例限制等硬性約束的“解綁”進度相匹配。

中美關係是短期擾動入摩進程放緩,是否意味著外資流入下滑?

這三點中,可投資性是指數公司對於是否將單一市場納入全球指數體系以及納入因子的最關鍵考量。從台韓的案例來看,納入因子提升前夕,台韓市場在放開外資持股比例上限、對外資開放對沖工具等關鍵“可投資性”問題方面,均做出長足改善;在完全納入前,台韓均全面取消外資持股比例限制,且向外資全面開放股指期貨與期權交易。

“可投資性”是關鍵變量,核心問題是“四大痛點”+外資持股比例上限

壟斷領域方面,中國臺灣通信業在此期間獲得外資大幅流入,一方面在此期間中國臺灣三大電信運營商(中華電信、中國臺灣大哥大、遠傳)整體ROE顯著高於市場;另一方面特殊行業外資持股政策放開打開外資買入空間,中國臺灣加入WTO後,針對通信業的特殊外資持股比例限制逐步放開,使外資能夠大幅買入中國臺灣通信業。

03A股國際化步入深水區,白馬恆強or風格收斂?

3)可投資性:所有指數使用者可依照該指數建倉,完全模擬該指數的表現(包括反向模擬/杠桿式模擬,即沽空該指數/對該指數加杠桿建倉),這也是為何絕大多數的基準指數均採用自由流通市值加權,而非總市值。

短中期資金流:A股是非典型新興市場,關註三大驅動因素

3) 陸股通交易假期安排;由於陸股通是外資買入A股的主要通道,陸股通與內地交易所在節假日交易周期錯配的問題就顯得尤其重要,外資投資者不能享有和內地投資者同等的交易時效性;

回到A股市場,北向交易機制下的內地市場,既存在類似的市場準入限制問題——外資流入配額、外資資金匯出限制、外資持股比例上限、對沖工具的獲取等,亦存在獨特的可投資性問題——北向交易節假日安排、停牌過多等。自2014年6月A股入摩首次咨詢以來,A股市場在QFII/RQFII配額、資本利得匯出、停牌制度、金融產品預審批制度等多個層面逐步改革,不斷放寬外資準入,推進本土資本市場規範化改革,最終在第四次咨詢中獲得投資者的認可。

3. A股入摩“冷卻期”,外資流入是否會放緩?

A股入摩第二程:“可投資性”決定納入節奏,把握外資偏好兩條主線

汽車工業曾是中國臺灣90年代末期外資持股占比最高的行業,但在1999-2008年間外資持股占比趨勢性下降。在此期間,中國臺灣汽車四大龍頭的整體市占率、盈利能力均出現顯著下滑,且並未形成國際競爭力。中國臺灣汽車工業衰落的原因在於:1)90年代前受人口紅利+消費升級驅動,疊加政府幼稚產業保護,中國臺灣汽車工業在本土蓬勃發展,90年代中期中國臺灣人均汽車保有量達到飽和,龍頭企業市占率穩定在90%上下,增量競爭轉向存量博弈;2)90年代前中國臺灣設置了高達65%的進口汽車稅,1985年起逐步調低,2002年中國臺灣加入WTO後進口汽車稅進一步降低至19.8%,進口汽車競爭力顯著上升,蠶食存量市場;3)2000年後中國臺灣採取了過於嚴苛的環保政策,對新車需求形成抑制。

截至9月底,央行口徑下A股外資持股占比達3.2%,基於陸股通持倉數據與QFII前十大持倉股數據估算,家電、食品飲料、餐飲旅游、建材、醫葯外資持股占比最高。外資在A股的配置呈現兩個特征:1)行業偏好穩定,家電、白酒、醫葯等白馬龍頭外資持股占比持續高於市場整體水平;2)行業內的外資配置向龍頭集中,倉位的分佈呈現顯著的“頭重腳輕”。隨著A股國際化步入深入區,外資在部分龍頭股的持股占比接近30%的上限水平,後續外資流入是否會向當前低配的行業輪動?亦或是繼續向白馬集中籌碼?我們認為,可以從台韓外資行業持股變遷尋找答案。

我們認為,在後續A股外資持股占比提升階段,外資增持速度最快的行業到底是“恆強”的“白馬”,還是體現出輪動的特征,根本上取決於1)競爭性產業中誰能繼續整合國內市場、提升盈利能力、擴大國際競爭力,2)國企主導的壟斷/寡頭產業,如通信、石油石化,能否在本輪供給側混改中提升經營效率、提高盈利能力,將市場地位優勢“變現”。基於這兩條主線,尋找未來外資重點佈局的A股資產,以不變應萬變。外在政策約束上,我們認為2020年外資持股比例上限有望從當前的30%進一步放開,未來外資持股比例限制放開的節奏和幅度或超市場預期。

外資流入速度差異其實反映的是行業基本面格局的變化。1999-2008年間,中國臺灣電子和水泥行業呈現三個特征:1)龍頭(半導體——台積電;電子製造代工——鴻海;水泥——台泥與亞泥)在各自領域中市占率高且穩步提升;2)龍頭盈利能力顯著超出市場整體(台泥受彼時去杠桿改革的影響,ROE指標承壓);3)產業國際競爭力顯著提升,以中國臺灣市場出口占全球出口總規模比重衡量,半導體產品、水泥出口占全球總出口金額的比重在2001-2008年間顯著提升。

從三大短中期驅動因素相互關係來看,不同時間段內主導力量/主要矛盾會發生切換。2015年年中——2016年年初,外資流入低於中樞水平,彼時A股性價比(AH溢價高位)+相對基本面(海外率先複蘇,中外利差走低)是主要矛盾,壓制外資資金流;2018年年中——2019年3月,外資流入高於中樞水平,彼時A股性價比(AH溢價高位)是主要矛盾,外資低位吸納;2019年9月至今,外資流入高於中樞水平,當前階段全球風險偏好(VIX低位)+相對基本面(國內基本面周期領先,中外利差走擴)是主要矛盾,外資在全球風險資產中追求高增長前景。

除以上四點外,依照台韓的先例,外資持股比例上限亦是A股擴容“闖關”成功的先決條件。台韓在其“入摩”的第二程中均大幅放開外資持股比例限制,韓國在1992年至1996年6月間,將單個外資投資者持股比例限制從10%提升至20%,中國臺灣在1996年至2000年間將外資持股總比例限制從25%先大幅提升至75%,再完全放開。

1999-2008中國臺灣外資持股占比高速提升階段,外資重點佈局組合由“汽車-電子-塑膠”演變為“電子-通信-水泥”,1999-2004韓國外資持股占比高速提升階段,外資重點佈局組合由“IT-公用事業-原材料”轉變為“汽車-IT-通信/煙草”。台韓案例表明,外資偏好的行業在不同階段可能存在切換,但外資偏好的內涵沒有發生變化,外資重點佈局的方向呈現穩定的二元性:1)龍頭整合力高、龍頭盈利能力強、國際競爭力強的競爭性產業,2)盈利能力強的國企主導型寡頭/壟斷產業。

台韓外資配置變遷史——外資偏好外在切換,但內涵穩定

A股入摩第二程或需2-4年:可投資性是關鍵變量,中美關係是短期擾動

1)從資金構成看,當前追蹤MSCI指數A股成分的資金中,主動資金占比超過80%,入摩進程暫緩對外資整體流入規模影響有限;2)從外資持股占比曲線來看,類比台韓,當前A股處於外資持股占比曲線“S”型第二段,外資持股占比提升速度處於擴張空間;3)從短中長期外資配置A股的邏輯來看,配置缺口+風險分散價值是外資增持A股長期的“軸”,外資資金流中樞有望穩步抬升;三大驅動因素——全球風險偏好、A股性價比、相對基本面決定外資資金流在短中期內偏離中樞的幅度與節奏。

2. 影響後續A股納入因子提升的關鍵變量是什麼?短期擾動因素又是什麼?

通過整理1999年至今的台韓兩地外資行業配置,我們發現,外資持股占比高速增長階段,外資重點佈局的行業並非是一成不變的,比如,90年代末外資在中國臺灣持股占比最高的是汽車工業,但到了2008年末,電子板塊成為外資集中的產業,而汽車工業的外資持股占比甚至還不及市場整體水平。但外資偏好的內涵,或者說外資視角中最優質資產的特質,具有高度穩定性,1)龍頭整合力高、盈利能力強、國際競爭力強的競爭性行業,如彼時中國臺灣的半導體、電子製造、水泥,韓國的汽車;2)盈利能力強的寡頭/壟斷型產業,如通信、煙草、石油石化。

風險提示:A股資本市場改革進度不及預期,中美關係超預期惡化,全球風險偏好大幅惡化。

2)透明度:上述規則應當向所有投資者公開,具備一定的可預測性;

自2014年陸股通開通,北向資金成為外資主力流入通道以來,北向資金凈流入呈現波動中中樞穩步抬升的趨勢,我們在11月20日發佈的年度策略展望《坐穩逆全球化中的“順風車”》中測算,2020年全年外資凈流入2885-3847億元,其中2020 年 3 月,FTSE 將完成第一階段第三步驟的 A 股納入計劃,預計增量資金57億美元。

A股入摩第二程或需2-4年:可投資性是關鍵變量,中美關係是短期擾動

針對以上五點,我們認為,結算周期與國際對接、陸股通交易假期安排以及外資持股比例上限相對容易解決,在短期內看到改革方案的概率較大,基於1)國內債券市場已經率先使用T+2的結算制度,這一制度有望向股市推進;2)當前A股市場外資持股比例30%的上限已經對部分股票造成買入壁壘,外資持股比例上限提升迫切性高。對沖工具的獲取、有效綜合賬戶機制的建立是難點,當前A股市場個人投資者占比仍然較高,短期內向陸股通開放大量衍生品交易的概率低,而單一賬戶機制向綜合賬戶機制的轉換也需要時間。

來源: 華泰策略研究台韓啟示錄:A股入摩第二程展望在本篇深度研究中我們將回答以下五個問題:

外資偏好外在切換,但內涵穩定

我們認為,從台韓和A股自身的納入歷史來看,後續入摩節奏仍將延續改革進度驅動的範式,尤其是“可投資性”改善的進度。“可投資性”核心問題是“四大痛點”+外資持股比例限制。其中,“四大痛點”在MSCI在2018年咨詢文本中首次提出:

高以翔助理发博徐悲鸿女儿去世高以翔助理发博小米奖励员工快船七连胜遭终结国足排名降至75尹正蒋梦婕恋情网易又一员工被逼高以翔一集15万林书豪缅怀高以翔郑锦昌病逝李小璐蒋劲夫新剧世界艾滋病日贵州煤矿7人遇难音乐人黎小田病逝女逃犯劳荣枝落网欧洲杯分组揭晓携号转网新规施行女逃犯劳荣枝落网邓超孙俪家添新丁张亮寇静离婚高以翔一集15万90后30岁倒计时詹姆斯33000分马龙2-4张本智和若风道歉范冰冰美杜莎发型高晓松闹笑话小米黎万强离职天价施救费通报